王新平《中华之光淄博三宝》之十三:织锦的大千世界

admin 时间:2022-04-12 阅读:

编者按:

在灿烂的中国丝织技艺中,织锦是古代丝织技艺最辉煌的代表。据介绍,早在殷商时代就有了丝织物;周代丝织物中出现织锦,花纹五色灿烂,技艺臻于成熟;汉代设有织室、锦署,专门织造织锦,供宫廷享用……在中国七千多年养蚕缫丝的历史里,织锦作为丝绸中最美丽的部分,曾随着路上丝绸之路的驼队和海上丝绸之路的船队,走遍当时的世界。这种光彩夺目、做工精细的织品,让当时的西方世界对遥远而神秘的东方国度充满了无限神往。

王新平先生在《中华之光 淄博三宝》中,不吝笔墨,对织锦这种传统技艺进行了细致描写,以及大力推崇;并详细介绍了多件织锦书画作品。下面就让我们跟随王新平先生的笔触走进织锦的大千世界,去领略织锦的风采,感受织锦技艺的魅力。

大丽丝绸——宏丽的织锦

王新平

原始社会的彩陶纹饰、狩猎岩画刻、地画炭黑遗存以及商周青铜器上的纹饰、春秋战国的漆画、秦汉的画像石砖,都在我们学过的教科书里经常出现,从这里我们看到了艺术在人类社会初期的闪光。这些绘画尽管不少画面属于图案花纹,带有浓重的装饰性,很多绘制方法并不是完全依赖于笔墨和颜料,而是用刀刻、漆刷、铸造、烧制的手法表现,但它们都属于中国早期的绘画形式。在纸绢卷轴书画出现并成熟之后,许多书画依然在属于丝织品的绢、绫上绘制,装裱成书画作品,它们的原料像裱边、隔水、天地头、包首也都是在用绫、锦、缂、丝这些织绣品。但是当书画在需要追求肖形逼真、精工富丽的特殊效果,闺阁女红深喜绘画,悉心寻求翰墨之趣的时候,真正的织锦书画才应运而生。

织锦书画是用织绣再现书画形象的作品,它带有更强的观赏性,是纯粹的艺术品。锦,是一种以彩色经纬织纹显花的多彩织物,是由两个以上系统的经线和一个系统的纬线重叠交织而成的提花织物。织造工艺是先将蚕丝染色,再按色丝排列牵丝,然后根据花纹图案起花要求,穿综上机,再编成一定的提花程序形成花纹。织锦质地厚重、纹饰繁茂,图案花纹可以得到充分展现。织锦从工艺上可分为经锦与纬锦。由于纬锦以纬线起花,分区布色,分段换梭,用色灵活自由,使锦面色彩更加丰富。所以,在灿烂的中国丝织技艺中,织锦是古代丝织技艺最辉煌的代表。

北京的故宫博物院收藏着很多的明清时的织锦书画,题材广泛,手法精湛。记得有一幅康熙时期的表现西方极乐世界的织锦,以彩色纬线用控梭、长跑梭的显花方法织成重锦画,织工细腻、构图繁密、场面宏大、人物众多,据说是当今最大的宗教织锦画。还有一幅乾隆时的织锦,以纬线显花,梵宇楼阁四周满饰花卉、瑞兽、海水、祥龙,有很强的图案型,同时还用金线镶了边,使整个画面增添了富丽堂皇的效果。

古时的织锦做工精细,题材多为花鸟鱼虫,楼台院落。对比起来,我还是欣赏当今织锦艺术的展示,尤其是淄博周村的织锦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对家乡深厚的恋美情怀和山水街市的亲情拥抱。

织锦 周村八景图-淄博凯利丝绸有限公司织造

彩色真丝织锦画《周村八景图》,是采用珍贵的天然桑蚕丝、运用传统的织锦工艺与多梭箱装置、古老的提花龙头、数万张纹版提花梭织技术,由近亿个经纬交织点和数十道工序精制精织而成。画面刻画细致入微、层次丰富、墨润清晰。它是淄博凯利丝绸有限公司以周村天下第一村、丝绸和古商埠文化为背景,用最传统的技艺、最古老的提花龙头和织梭技术完成的一件当代精品,在国内属独出机杼,世所仅有。周村八景图意境深刻,内涵丰富。八景图画面简洁明快,虚实相生,空灵秀逸,气度沉雄。图中的萌山倒影、织女朝凤、米沟荒草、汇龙望月,以高山浑厚、水波连绵来说明中国传统风水文化中的风生水起、浑然天成、镇宅纳福和富贵吉祥。龟龄襟带、蟠龙云海位于织锦的中心,不仅反映了市井的繁华,而且通过明暗对比使神龙之姿更令人为之以振,且蕴含生财聚财之意。另外在织锦中古埠灯辉反映了周村的人文景观,元宵节民间办玩中的芯子、旱船和龙灯都展示了周村丝绸飘舞天下的辉煌。至于在图中所表现出的各种人物那更是栩栩如生,层次分明。车水马龙,人流如梭,商业气息异常浓厚,充分展示了当年旱码头的一片繁荣景象。

淄博凯利丝绸有限公司是在企业破产重组后新生的企业,它的前身是淄博丝织三厂,“美花牌”是企业产品的名称。丝织三厂是当年省市丝绸行业的骨干企业,生产的丝绸面料品质优良,畅销国内外,至今在业内还有一段经久不息的世间佳话。一九七二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周恩来总理在与其谈判间隙,问他想不想到中国哪里去转一转,结果是尼克松的回答让周总理意想不到,他提出的是山东周村。他说,他家族的人都喜欢穿中国丝绸,因为这在美国是一种地位和品位的象征,而他们穿的丝绸面料是山东周村生产的“美花牌”。

“织锦汇天地,人艺聚京城”。休息日与同学在北京琉璃厂逛街时,看到了一个叫织锦天地的画廊,本想进去看一下有没有奔马的题材,但不曾想它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惊喜,这竟是一个织锦女性的天地。

织锦 南湖红船-淄博凯利丝绸有限公司织造

女性美可以说在艺术表现中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在中央美院与同学们相处久了才知道,无论学山水、花鸟还是人物的,都有一种画人物的尤其是画女性的心理需求,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与人的天性以及对美的向往有关。在这个画廊的织锦里表现的仕女形象大多是一种神仪情调和风韵意味,有魏晋的秀骨清象,唐代的丰腴雍容,宋代的端庄秀丽,明代的宽松修长。这些作品继承了传统仕女画的精华,在体面与线条的和谐统一中,准确而微妙地捕捉住少女们朦胧的神思、迷离的梦幻与飘渺的憧憬。他们以形写神,善于在瞬间抓住女性的心灵世界,传递出女性的心理渴望和特有的神韵、精神以及形体诱人的闪光。象外求象的文化底蕴使画面上的女性更富于东方的优雅含蓄和诗性魅力。

看到织锦上的这些尽显动态风致的传统仕女,我在想,有些画家和织锦艺术家能把女性刻画得那么准确、细腻,他们简直就像是天生研究和揣摩青春女性的心理的。他们不是简单地用光调色彩为女性照相,而是专注于如何通过心理透视来展露现代女性的美丽梦想与充满秘密的心灵。记得在一部名著中提到女子是水做的,女子柔情似水、清纯似水,她们向往着圣洁的净土。艺术家笔下、针下的女子就像柔软的丝绸一样,既有小井古径的清新,也有古朴典雅的飘渺,她们落地无痕,来去无声,再加上清馨团蒲的相伴和荷净飘香的溢染,向人们展示了一个妆容优雅、圣洁清新的女性世界。在一幅《春思》的作品里,工笔画形式运针用线的优雅与精警,设色的意象与格调的抒情,都恰到好处地表现了少女的清纯气质和神采风韵。画境中春色的清旷、辽阔与幽远,为少女的神思与憧憬提供了无限的空间,仿佛在整个画面空间中弥漫着一种迷人的、由魅力绚烂的遐思编织而成的诗情画意。

织锦 鸿运当头-淄博凯利丝绸有限公司织造

近年来,织锦的艺术家们为了突出雅洁纯真的形象,体现鲜明的东方文化精神,在色彩调合和运针走向的搭配上都在不断地寻求创新。有一幅八尺的描写人间自有真情的织锦,除了笔趣达成的骨法肌理之外,都是以水墨的晕淡互渗为基调,以冷逸素雅为意境,将水墨与色彩的丰富意趣和织锦的技法技艺加以整合。对于体现女性特征的面庞、五官和发鬓,按照情感的细微差别,进行微妙而含蓄的着意刻画,再通过使用不同的色阶、色调和色相,使人物鲜活而动人,装束富丽而分明。还有一幅描写仕女晚归的织锦则更多地给了人们以冰清玉洁的视觉记忆。画中踏雪的仕女既体现了传统仕女的文化意蕴,又没有那种凄苦脆弱、多愁善感的特征,一个个端庄秀丽,迎雪而行,不乏当代女性的青春活力和风采。面对画家、艺术家的文心雅韵和织锦的飞针走线,我感受到了白雪与月光下的柔和朦胧,以及画中女性表现出的呼之欲出的生动和温馨馥郁的生命气息,仿佛有一种灵虚的幻境在我的脑海中时隐时现。

在中央美术学院做访问学者的时候,课堂上的讲座经常提及国内近现代美术史上具有深远影响的国画大家的杰作,他们的艺术成就代表着东方艺术的巅峰,闪耀着中国民族独特的艺术光芒。但当我在一个全新的织锦艺术天地里看到织锦艺术家针下的名家作品后,我感到她们使那些传世的珍宝更加珍贵。画面采用珍贵的天然桑蚕丝,由几十万根天然桑蚕丝和近亿个经纬交织点,经多道工序精织而成。画面细致入微、层次丰富、墨韵清晰,达到了与真迹的精、气、神、韵高度统一的完美融合。织锦使原本价值连城的原作锦上添花,达到了宣纸本身所难以达到的境界。

织锦 千年商埠旱码头

齐白石画虾,灵动活泼、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神韵充盈,为世人皆知,可谓画坛一绝。他用浓墨点睛,使墨水与宣纸的气韵效果相得益彰,虾看起来也通体透明,形象生动。墨色的深浅浓淡,形神与笔墨完美结合,呈现出一种动感,把透明、游动、活生生的群虾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出神入化。

《振衣千仞冈》是张大千彩墨山水的代表作品。山势浑厚磅礴,宛如威猛的雄狮。山峦之间,平湖坡渚,草石林木扎实蓊郁。苍松莽莽,坡岸丛树掩映屋舍数间,门迎一泓碧水。无世间喧嚣之扰,唯宁静高远之境。疏落逸气间自有一种繁茂温润的气象。全图设色古朴典雅,意境清丽雅逸、超凡脱俗,一派从容不迫的大家风范。

徐悲鸿的《群马》是我多年来学习画马临摹的楷模。说来也有趣,七九年结婚,第四砂轮厂分给我一间十七平方米的单身宿舍,因墙面很长,就想用一幅画装饰一下。当年的挂历上正是一幅徐悲鸿的奔马图,我见到以后,马上意识到它正是自己多年来所寻求的学习摹本。最后,用了一天的工夫,我临摹的第二张徐悲鸿的“骏马”终于挂在了我新婚房间的墙上,从此,我与马也结下了不解之缘。徐悲鸿笔下的骏马风骏神清,气宇非凡,充盈着飞动之势。图上的六骏意气风发,仿佛破空而出,飞掠而至。鬓毛在风中飞扬,独有一种精神抖擞、豪气勃发的意志,风雷之势意境扑面袭来。全图笔墨刚劲朗畅,简洁而凝练,把象征勤奋与成功,体现力量和速度的骏马形态表现得强健而丰腴。

六骏图 王新平画作

黄宾虹的《黄岳灵泉院》一眼望去高峰耸峙,岿然独立,有的如雄鹰跃跃欲试,有的似玉女妖艳亭立,有的如虎龙风骨刚健,有的像瀑布垂挂凌空。远山隐约,林木扶疏,云雾缭绕,古松苍郁树木丛生,茅亭屋舍错落有致。一帘清水自山外而来,与屋舍相连,山下小桥横贯,给人一种老者策杖前行,童子跟随其后的生趣盎然的想象。这幅图清妍秀润、意趣生动,近取其质、远取其势,笔墨枯润、虚实相间、繁而不乱,充分体现出峰峦浑厚、草木华滋的艺术境界。

在北京期间,我还亲眼看到了真丝织锦的旷世巨作《富春山居图》。这幅图墨色清丽莹润,笔法秀逸灵动,将秀丽连绵的富春山水描绘得淋漓尽致。相信每一个面对这幅织锦的人都会真正感受到一种心灵的震撼。

在织锦长卷中,沿溪两岸的山景水色,让人不禁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蜿蜒的林峦,连绵的平岗,连着如镜的江水。开豁的境界,充满了音乐般的旋律。云峰、水岩,如出水芙蓉,清丽可人。远边的山峰比肩耸立,苍茫雄秀,白云舒卷。淡淡钩出的平沙透着江南的清润韵致。两岸地势宽旷,林木环拥,高峰岩壁秀美光洁,峰巅草木葱茏。最让人回味的是整个画面的山形上丰下敛,巍峨壮观,饱览水色山光,不知是山在水中,还是水在山中。如果说水是画面的悠悠心灵,那么山则象征着中华民族的铮铮神骨。山峰奇景各有不同,或行云流水潇洒自如,或苍劲有力浑然天成,或火种凝练老道持重,或清秀隽永芙蓉出水,如徜徉其中,会令人禁不住地对人生和自然有一种深沉的思索。山间的云海气象万千,云海的空灵千姿百态,或浓或淡、或动或静的大片云朵沿着岩缝山势一路铺陈而去,气势浩荡。有的淡如薄纱披挂在岩峰之间,有的浓似泼墨涂写在沟壑之中,有的恰似腰带缠绕在岩缝之中,有的宛如出水荷花在塘中漂浮。在这里每一座山峰都是一个生命的历程,每一朵云彩都是一个厚重的典故,针针线线里蕴含着我国历史的博大和沧桑。

织锦 江山如画-淄博凯利丝绸有限公司织造

山水出俊杰,云雾藏佳丽。山和水的殊途同归,云与雾的天作之合,注定要成就一番人间美妙。我想到了夫妻之间的欢情愉悦,想到了老小之间的隔代温馨,想到了兄弟姊妹之间的手足真情,也想到了同事朋友之间的信任关爱。舒展如云,神秘像雾,醇厚比山,绵长似水。这是一幅纯水墨的山水,墨色的浓淡枯润就是万千的颜色,黑白灰运针所织成的水墨画如同月色下的清凉世界,似清风拂过,清香盈袖,清舒明朗。和谐的自然、舒绵的节奏和畅阔的气韵,使人在惊叹之余,似乎还能在这清冷静绝的尘氛中,在水湾处的几叶扁舟里,感受到人世间的漫游轻风,找到超尘脱世的生命自由。

《中华之光 淄博三宝》作者简介:

海南写生

王新平,山东淄博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唐勇力工作室访问学者,中国人民大学画院孙其峰花鸟工作室、王乘山水工作室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理工大学美术学院、山东聊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美协培训中心特聘画师。

著有长篇散文《中华之光 淄博三宝》、抒情散文诗《三宝传奇 盛世之歌》和抒情叙事诗《诗咏华夏》,三本书均由新华出版社出版发行,分别荣获世界纪录协会颁发的“世界最长的抒情散文”“世界最长的抒情散文诗”“世界最长的汉语史诗”证书。

王新平《中华之光淄博三宝》之十三:织锦的大千世界本文《王新平《中华之光淄博三宝》之十三:织锦的大千世界》链接:http://yue-nan.com/asanbao/932.html

热点推荐